栏目导航

车商城 降价 经销商 二手车 金融 论坛 口碑 用车
车商城

当前位置:主页 > 车商城 >

老男孩 机车梦

发布日期:2021-11-09 01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谁都会认为那些浑身重金属元素的哈雷车友们就是一帮“不死摇滚老战士”。而现实中陈乐行说:我们是中产阶级中年男子,才不玩摇滚!

  对于这些喜爱高调拉风地驾着美式机车呼啸而过的“老男孩”而言,哈雷,或曰美式机车,不仅仅是一件玩具玩物,它是一种文化,更是一种游历生活。每个哈雷玩家,心底都有一个清晰的流浪梦。这流浪梦,是一出公路片,最典型的场景,当然就是一身皮衣,一架孤骑,一脸倔强地在无尽头的公路上一路奔驰。

  披挂着那身美国西部牛仔风的皮衣皮裤,老款的“苍蝇”墨镜以及浑身上下闪耀的骷颅头银饰,驾着拉风的大型机车,在低音炮的轰鸣声中呼啸而过……无论是谁,对于哈雷车友的印象都会标签着:不死摇滚战士!再加上听说他们周末若不群起骑行出行,便是聚在陈乐行的私窦里聊机车看哈雷主题电影,这样的行径看上去实在与摇滚老男孩无异!而现实中,陈乐行说,我们是中产阶级中年男子,才不玩摇滚!

  “普通的年轻男人玩车,富贵的年轻男人玩超跑,只有在玩过各种车后,男人才会爱上哈雷。玩哈雷,或曰美式机车,要有钱有闲,应该是40岁以上男人的玩意。”作为广东哈雷车会“会长”的陈乐行在暴雨中一边开着大奔驶向位于番禺的“私窦”,一边如此对记者说。而当晚,他们例牌会有个周末哈雷电影聚会,看看电影聊聊车。十分“老男孩”,就像那些西部牛仔聚集在沙漠中的酒吧,沉默地喝酒打牌一样。

  “简单来说,一辆哈雷少则十几万,多则上百万元,还不计你不断改车所花费。你还会世界各地去寻找各种哈雷的行头,配套的一件皮衣一两千元,一条哈雷与奢侈品牌合作的丝巾比普通版的爱马仕丝巾还贵。而最大的成本是时间!由于广州市区禁摩,每次骑行基本都要到城郊,而哈雷友们是喜欢呼啸群起而行的,没有一定的时间你玩不来。骑行游历,就是去一趟内蒙古新疆,少说也要一头半个月,更不用说出国参加世界级聚会,每年没有耗几个月在这上面你都觉得不够尽兴。”

  抽雪茄、玩哈雷,却同时也爱收藏紫砂壶、信佛的陈乐行,充分体现了这帮老男孩的中年雅皮性质。上一次见他,他的座驾是一辆有着最典型火焰图案的哈雷,他还选了故宫博物院收藏作品中的四幅画,请云南一位彩绘高手描在了他的车身上。而这次见他,记者并没有看到那辆充满文化融合味道的座驾,他的“御驾”换成了一辆庞大的“侧斗”。“这是比哈雷要更精致手工程度更高当然价格也更贵的Indian机车。我这一款车是2001年的品牌诞生100周年纪念版,全中国就只有我这一台。”

  形式往往会影响内容。而哈雷的另一乐趣,则是各位中年型男勇于展露自己“重机型男”一面。这对于内敛的中国人,尤为不易。

  在陈乐行的私窦里,除了停放着20多辆美式机车,更陈列着许多他从世界各地带回的收藏,不少是他的心水。“当你穿上整身哈雷装备,手腕上的皮质手绳、皮带上的皮绳钥匙圈以及各种皮质与金属质感设计的项链,整体风格协调,气势就出来了。”陈乐行对记者说。玩就要玩得入骨,形式感从来就能促进你更投入其中。“从这些细节你会更好地体会到哈雷文化。例如这只汉米尔顿表,是猫王纪念版,而这条链条皮带,我从香港带回,全新的时候还不够感觉,用到现在,沧桑的男人味就出来了!”

  陈乐行曾经有过的一辆哈雷,车身上所绘就是他心中的哈雷境界:“车尾是一个在茫茫雪山下,孤独行走的人。这就是我开着哈雷时的内心感受。尽管与车队一起骑行,在车上掌控应付一切状况的,还是你自己。开得快的时候,只听到风声,世界是安静的。这种孤独感很美,并不哀伤。车尾图案空间不大,也没有画上皑皑雪山,但当它与我的哈雷,统统融入大自然中,不就已经完成了这幅画的意境?”

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流浪梦,而每一个哈雷迷,典型的故事场景就是一出公路片。不是为了追求速度,不是为了追求机械迷情,而是为了一种文化,为了一种生活享受。要说速度,哈雷车友不追求最快。在户外现场采访中,不止一次发现哈雷车队们喜欢维持在80-100公里的时速上———路上偶遇的跑车们都纷纷超车,而哈雷们见到呼啸而过的跑车们却不为所动,继续自己的速度前进。

  对于哈雷玩家,没有人会单纯为了收藏而收藏。前后拥有近十辆美式机车的陈乐行说,美式机车要的就是一直在路上。没有人会把车擦得锃亮,然后摆在家里做展览。

  陈乐行的一个头盔上,有这样一圈字:“在路上乐行”,你也可以读作“乐行在路上”。这是陈乐行的哈雷态度,也是他的人生哲学。每年他会组织一两次远行,例如今年春天,带着车队到杭州安吉去踏青采茶以及去年8月到美国参加全球哈雷迷们最盛大的狂欢节!

  在美国的总统山下,南达科他州的哈雷狂欢节已经进行了70多届。“这个原本只有5千多本地居民的地区,每年8月便会因此涌来40多万游客。”每天从世界各地涌来的哈雷迷们,他们的停车场也已经成为一个世界级展场!陈乐行回忆起去年8月的美国之行,令坐在旁边的哈雷友人也流露艳羡眼神:“这个几十年前还是一片荒芜的总统山下的小镇,因为哈雷车友的聚集,而变成一个嘉年华。全世界的哈雷车友倾巢而出,夜以继日,尽情狂欢。啤酒、美女、机车、彩绘、阳光、欢笑,是这里的主题,谁说这不是男人心中最理想的生活?”

  以往每次采访哈雷车友,都在户外。帽峰山、二沙岛,跟着哈雷一起上路,甚至还要穿戴上哈雷友们的指定服饰。而这次,在暴雨预警中,干脆就来到陈乐行位于番禺的这个私窦,参与一把老男孩们的“周末局”。

  还未进门,低音炮似的的排气管声已经传入耳膜,先到的哈雷车友们已经在互相试车,切磋心得。占据了一面墙大小的巨幕投影,这晚为了我的采访需要,开始播放一出十年前的老纪录片,讲的就是美国的哈雷节。平时的周末,通常都会是些哈雷主题或是美国机车文化主题的电影,想到一群中年型男聚在城郊黑暗私窦里一边喝咖啡可乐一边看《未来战士》的场景,门口还停着一排重型机车,真是像极了一出《兄弟会》。

  边看片,局中一位身穿斯文plol衫的典型中产阿强便开始故作委屈地抱怨:“我原本是喜欢宝马的,但无奈,这帮兄弟就是玩哈雷,我要‘埋堆’啊!结果近期最有意义的一次活动,我却也没能参加!他们为狮子会的一个慈善活动做骑行护航,很威风,结果那天我却没空!”

  问曰,这“兄弟会”上可曾有女士?答曰,有的。有一位份属广东首位女哈雷车主,她的车比她老公的那辆更大型!

  广东哈雷车会会长,拥有近十辆美式机车,包括哈雷、Indian以及宝马等。最近在番禺开设了“广东哈雷机车汇”,成为哈雷车友们存车改车玩车之车库、博物馆以及周末聚会之私窦。

  ●普通的年轻男人玩车,富贵的年轻男人玩超跑,只有在玩过各种车后,男人才会爱上哈雷。

  ●哈雷不是性价比高的摩托车。它不追求快,不追求高科技,玩的只是一种文化。对哈雷车友,与其说哈雷是一个名词,不如说它是一个动词,或是一种状态。